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文苑擷英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苑擷英


夢里依然槐花香

 

李帆

 

前幾天朋友打來電話,說老家的槐花開了;貞洷阋宦仿,急不可耐的去尋找那熟悉的芬芳。

槐樹在故鄉隨處可見。每年陽春三月,一串串的槐花便含苞欲放的掛滿枝頭。幾乎是一夜之間,飽滿的花蕾便炸開了,噴薄出甘甜馥郁的香味來,縈縈繞饒的填滿了大街小巷。初春的槐樹葉子綠的青翠欲滴,一大串一大串的槐花如云朵般漂浮在這綠的頂端。

槐樹多了,也就無所謂樹歸誰家了。大人拿著長長的夾竿勾下樹頂的花串,孩子們則直接爬上樹,坐在枝椏上摘下新鮮的槐花貪婪的大口咀嚼,直吃的齒頰留香才肯爬下樹來。

因為槐花里面的蜜汁多,所以花蕊里經常會有小昆蟲藏匿其中。外婆怕那些小蟲壞了我的肚子,就不允許我像其他孩子那樣大塊朵頤的將槐花生吞活嚼。她讓舅舅從家里后院摘來新鮮的槐花,用井水洗干凈,摻上面揉在一起,放在蒸鍋里蒸。那時我的年齡尚小,記不住外婆做槐花飯的具體步驟,只記得蒸出的槐花飯松軟可口,再配上一碗飄著油花兒的蒜汁,真正是純天然的綠色食品啊!

外婆去世后我便再也沒有吃過那么美味的槐花飯。母親倒也會做,但味道卻是一般。因為工作繁忙,偶爾做一次,那槐花也是從菜市上買來,甘甜濃厚的香味早已消失殆盡,入口之后就更沒有什么味道了。

如今故鄉又是槐花飄香的季節。外婆家的房子已經翻蓋過兩次,而那棵老槐樹依然在每年的初夏陪伴著老屋花開花落。前年外婆和外公相繼去世了。去年五一回老家探親,正是槐花盛開之時,卻有一種“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的感慨!

如今身在異鄉,想起浸透著我對外婆無限懷念的槐花飯,恍然間已是十幾年光景,感覺逝去的一切親切而又遙遠。都市的喧囂和無形的壓力都已讓人厭倦。原來在自己心靈的深處真正想要的生活,只是在槐花飄香時,坐在外婆家的槐樹下,等那碗香噴噴的槐花飯……

 

 


作者簡介:

李帆,民盟臨沂市委文化藝術總支盟員、臨沂第二實驗小學南京路校區教師。




文章糾錯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
现在该工厂做什么赚钱呢 今日股票大盘走势图 快赢481开奖视频 极速赛车正规网址 彩票计划导师套路 极速赛车大小在线计划 陕西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 贵州11选5定位走势图 码中特 广东36选7开奖查询 股票融资杠杆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