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文苑擷英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苑擷英


 


楊興德

 

冬來風寒裹玉沙,晨曉美味飄瑯琊。

小吃引人五更起,大排油條泡熱糝。

時令小雪,天氣涼了。清早開門外出,寒風兜面吹來,不由得一個寒噤,周身哆嗦。不少人收拾好隨身的行囊,直奔每天早晨都去的小鋪,喝糝!

糝,是臨沂地區的獨特風味小吃,因其香辣可口,肥而不膩,祛風除寒,開胃健脾,實為廣大市民所喜愛。早晨喝糝吃油條,是臨沂人的傳統美餐。

糝,這個字,如果不是臨沂本地人,大都不認識它,在一般的字典上也不易查到。即便在大型字典中查出來,一般都標出讀sǎn,指飯粒兒;驑顺鲎xshēn,指谷類磨成的碎粒。用電腦打字,也只有敲擊“shen”或“san”這幾個鍵,才能打出糝這個字。

但是,臨沂人卻讀它“sa”。

臨沂人對糝“sa”這個字讀法的由來,有好多種版本,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傳說是:

早些年間,糝,是在慢火燉好的牛骨湯里,加入姜絲、胡椒面及麥米等佐料熬制而成的,當時的沂州人把它叫做米參(參shen ,發輕聲)。

后來乾隆皇帝南巡歸來路過沂州,當地官員用米參貢奉給皇帝老子作為早膳。那天天氣較冷,乾隆爺連喝兩大碗,出了一身透汗,連說好喝。問道,這是什么食物?官員答道,啟稟皇上,這是米參。乾隆爺沒聽懂,叫官員寫來看。官員一緊張,把這兩個字橫寫在一起了。乾隆爺一看這個字,不認識,就用手指著問道:“這是啥(ze si sa )?”

乾隆爺可能在南方呆的久了,說話發音受到南方人的影響,把“這是啥?”說成了“仄似撒?”的發音。一個機靈的官員趕緊答道:“皇上圣明,這是糝(sa)!睆拇,便有了糝這個名字。

糝,其實就是用肉做成的湯羹。

據臨沂縣志記載,糝,在明朝末年(也有說是元朝的),由一對回民夫婦在沂州首創。在長時間熬制的牛骨湯里,加入姜絲和胡椒面(驅寒暖胃)、白芷(去膻去腥增香)、陳皮(健胃)、當歸(活血補血)、黨參(補氣)、公丁香(溫腎)、面粉和麥仁等多種食材,用慢火熬制而成。幾經演變改進,逐步形成獨具一格的沂州名吃。

喝糝,講究熱辣香肥。一碗熱糝,配上油條、燒餅或烤牌是臨沂人最美好的早餐。糝,有牛肉糝、羊肉糝和雞肉糝三種。后來,還有漢族人經營的豬肉糝。牛羊肉糝比較普遍,雞肉糝是糝的升級版。

據說,解放前,臨沂城有八家著名的糝鋪,各家糝鋪的配方都是相互保密的,因此,各家糝的口味風格不一。到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在“周圍九里”的臨沂老城內,只有位于沂州路中段路西一家和位于沂蒙路與蘭山路交匯處的一家國營飯店經營糝配油條的早餐。那時候,喝糝都要忍著寒冷排很長的隊才能買到。

喝糝的最佳時間是冬三月。冬天到了,室外北風怒號,到處滴水成冰。天還不亮,喜歡喝糝的人們從溫暖的被窩里爬出來,冒著拿不出手來的嚴寒,哆哆嗦嗦地走向那熱氣騰騰的糝鋪。排隊等候使得幾近凍僵了的身體,在進入糝鋪門的一瞬間,立即被里面的暖流給融化了。

掌勺的大師傅在一只大海碗里放入刀切極薄的肉片,用大舀子從近一人深的大缸鍋里盛出糝湯,再用小木片淋上幾滴陳醋和香油,遞給食客。拿上幾根入口香脆的熱油條,找一個合適的小桌坐下,開始享受美味的早餐了。有時候食客多,沒座兒了,就蹲在墻角旮旯里,一只手托著糝碗,一只手拿著一根油條在碗里攪和著,一邊轉著碗沿,一邊噓噓溜溜地喝著糝。

喝糝,解饞。但絕大多數人去喝糝,是為了取暖活血,而糝湯里面的姜絲和胡椒面兒是最主要的佐料。幾口熱糝入肚,暖入肺腑,一碗熱糝喝完,七竅通暢。在糝湯內各種佐料的作用下,人人臉上都是紅撲撲的,身上暖烘烘的,好像奇經八脈都被打通了;璋档臒艄庀驴梢钥吹,每個人的腦瓜頂上都在冒著絲絲的白氣。這個時候,那種愜意,可能就是現在人所說的那個幸福感吧!

喝糝,講究早點兒去。那時,臨沂城流傳著兩句話,叫“開鍋的糝,刮缸的粥”。刮缸的粥,指的是粥越賣到最后,粥越稠,還有米兒。開鍋的糝,是因為這會兒的糝油花多,香。所以,有的老年人三、五更天就去糝鋪等著啦。誰趕上了第一碗開鍋糝,會得意地諞上好幾天的。記得在八十年代沂州路北端(臨沂老人都叫它衙門前),有一王姓的(大家都叫他二哥)開的糝鋪,早起的第一碗糝,專門留給一位馬姓的老人家,他沒來到,不開賣。

還有的老年人醒得早,三、五更起來,喝完糝之后,天還不亮,趁著身上熱乎,趕回家鉆進被窩里去睡個回籠覺,這大概也是一種幸福吧。

也有不在糝鋪里喝糝的。一般都是青壯勞力。打上一碗糝,拿上幾根油條端回家去,給躺在被窩里的老爹老娘喝,這是大孝子。也有一些婦女,早起買了糝和油條,給在工廠里上夜班的男人送早餐。自己舍不得吃一口,站在旁邊看著。男人喝光了糝,留下半根油條叫女人帶回去給小孩拉拉饞。這就是臨沂人中的賢妻良母。

那時候,糝,一般都是一毛五分錢一碗,雞肉糝兩毛錢一碗。但人們的生活很是艱苦,臨沂城也沒有多少人能喝得起糝。即便是喝,也是隔三差五地喝一回解解饞。

一些拉地排車的,他們要出大力,掙錢養家,早飯必須要吃得飽。到柜上花一毛五分錢要上一碗糝,三兩糧票加上一毛六分錢六根油條,這就是一頓最美的早餐。還有那會過日子的,不舍得喝糝吃油條,交到柜上一毛五分錢,買兩碗不帶肉的糝湯(臨沂人叫它糝坯),泡上自己帶的煎餅或者是鍋餅,熱氣騰騰、呼呼啦啦吃飽了肚子,出一身大汗,又去忙乎一天沉重的勞動去了。

俱往矣!

暑來寒往,年復一年,現在的臨沂城區比過去不知擴大了多少倍。在這個人口密集的城市里,到處都有打著各種招牌的糝鋪。只要你喜歡,人人每天都能喝得起糝。一碗糝的價格,也上升為每碗五到三十元不等。喝糝的人和賣糝的人,已經換了不知多少茬,但糝的味道還是那個味道,價格嘛,要看碗中放進肉的多少。不過,現在沒有人再去喝“糝坯”了。

喝糝,仍是臨沂人非常喜愛的早餐。

 

 

(寫于20191122日小雪)

 


作者簡介:

楊興德,男,曾用名楊緒華、楊豐源。江蘇省贛榆縣人,山東大學電子計算機專業,中國民主同盟盟員,魯南技師學院高級講師,2012年退休。




文章糾錯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
现在该工厂做什么赚钱呢